黄回新闻>教育>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尼克松政府与EC-121事件的处理

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尼克松政府与EC-121事件的处理

作者:匿名 | 2019-10-22 21:13:48  | 阅读量:4207
新闻虽已过去但关于人脸识别进校园乃至“人工智能+教育”的思考和讨论余波未消,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又引起了多方共议。美国再次抛弃库尔德人当地时间10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向叙利亚北部发动代号为“和

1969年4月15日,美国海军舰队空军第一侦察中队ec-121从日本厚木空军基地起飞,携带31名机组人员和6吨设备前往日本海域执行例行侦察任务。东部标准时间晚上11点50分,在朝鲜重庆东南约90海里处,飞机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几小时后,朝鲜声称击落了一架试图进入其领空的美国间谍飞机。没过多久,美国证实了这一信息。

此前,1968年1月23日,美国海军情报侦察船“普韦布洛”(Pueblo)被朝鲜围困,造成1人死亡,4人受伤。其余的船员都被捕了。一年后,ec-121被击落,没有幸存者。这两次危机将朝鲜半岛推到了战争的边缘。如果美国在“普韦布洛”(Pueblo)危机后没有采取任何军事行动,担心人质的安全,那么美国在ec-121事件后没有进行大规模报复,实在令人费解。最终导致尼克松政府放弃军事行动的原因是什么?内部进行了什么样的讨论?

美国陆军ec-121侦察机

尼克松政府的最初反应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就任美国第37任总统。他雄心勃勃,希望在外交领域有所作为,但在任期的第四个月,他遇到了“一场共产主义阵营完全意想不到的地区重大危机”。总统的第一反应是用暴力回应朝鲜。与此同时,来自政府各部门的分析报告蜂拥而至。参谋长联席会议起草了一篇题为“对朝鲜动机的调查”的文章,列举了诸如“通过外交渠道获得合理补偿”等例子;在同一领域,使用同一侦察机执行任务;要求苏联向朝鲜派遣代表;摧毁朝鲜海岸的飞机;以及对朝鲜港口的封锁。救援委的报告重点分析了中国、苏联、日本和韩国对美国可能采取的措施的反应,并得出结论,除非得到苏联和中国的支持,否则朝鲜不太可能采取任何行动。中情局列出了对朝鲜局势的更完整分析,称“金日成一直对美国怀有军事敌意。他认为小国也可以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他希望这将使北京和苏联相形见绌。尤其是普韦布洛事件后,朝鲜的宣传主题是一个坚持不懈的小国可以打败大帝国。"

4月16日晚,国家安全委员会就ec-121事件举行了首次讨论。与会者包括尼克松总统、阿格纽副总统、威廉·罗杰斯国务卿、莱尔德国防部长、应急准备局局长乔治·林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厄尔·惠勒、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和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惠勒列出了美国可以使用的军事手段及其各自的优缺点,如攻击朝鲜机场、封锁朝鲜海港、空袭、发动地面攻击等。然而,军事报复的后果是战争升级。美国别无选择,只能在越南之外开辟第二个战场。随后,罗杰斯提出了解决危机的外交手段,如板门店对话和谴责朝鲜的联合国平台。总的来说,这次研讨会既没有明确的指导,也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仍然处于理论讨论阶段。由此,政府内部出现了两组意见:一组主张和平和基本外交努力;一个派别敦促对朝鲜进行猛烈攻击,但也以颜色回应。

前者代表罗杰斯、莱尔德和赫尔姆斯。罗杰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会议上指出:“也许我们不必行动得太快,等着看是否更好”,并“寻求朋友和盟友的外交解决方案”。莱尔德的立场更加明确。他继承了前任克利福德对朝鲜的缓和,反对在处理ec-121坠机事件时进行军事打击。基辛格总结道:“罗杰斯反对(这场战争),因为它会扰乱公众舆论;莱尔德表示反对,因为他认为这会阻碍越南战争,并且无法获得议会的支持。赫尔姆斯反对,因为他有所有这些顾虑。”

鹰派代表包括基辛格、基辛格的军事顾问亚历山大·黑格和副总统阿格纽。基辛格在自传中略带讽刺地说:“因为我们没有经验,我们甚至没有向朝鲜要求赔偿。到4月底,经过一段时间的喧闹,危机已经平息。从惩罚朝鲜的角度来看,没有结果。”然而,黑格在将ec-121事件与“普韦布洛”危机进行比较后指出,在“普韦布洛”事件中,总统需要考虑被俘船员的利益。然而,在处理ec-121坠机事件时,这种担心并不存在,因此某种形式的武装报复是必要的。“如果总统不愿意使用他的命令来执行使用武器的信号,我可以建议我们不必公开对朝鲜机场发动攻击,我们可以埋伏在海底。”

在这里,有必要关注尼克松总统的态度:鹰派认为他太软弱,总是犹豫不决,无法及时有效地做出反应。鸽派似乎认为他态度强硬,甚至考虑使用核弹袭击朝鲜。至于尼克松本人,考虑到他上任时没有发动新的战争,他最终放弃了武力的选择。但他也表示,如果对方再次这样做,他不会放过。私下里,他们也拒绝“鸽派”罗杰斯、莱尔德和赫尔姆斯的想法,并威胁要尽快将他们赶走。

尽管事件发生后,政府高级官员无法就计划做出决定,基辛格和尼克松明白,即使美国有一系列军事选择,也没有人能够保证对朝鲜进行有效的反击,避免冲突升级,因此“实际的选择是外交手段或使用核武器,消除朝鲜的全部空军力量”。然而,核打击显然过于激进,应考虑中苏反应。所以直到1969年4月底,尼克松政府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计划,除了在联合国抗议和派遣航空母舰到日本海炫耀他们的力量。4月29日,尼克松宣布,他将继续采取保护措施对朝鲜进行侦察活动,但不再考虑武装行动。ec-121危机终于悄悄地过去了。

美国放弃军事打击的原因

ec-121事件充分反映了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末面对敌对行动时的谨慎和无能。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事件以美国“忍受”的方式结束?我们能从中得出什么结论?

1.越南战争

自肯尼迪时代以来,美国介入越南战争,并越来越深入约翰逊时代。越南战争已经成为美国的噩梦。对尼克松政府来说,体面地结束越南战争是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尽管尼克松曾短暂考虑在坠机后对柬埔寨的越南共产党发动秘密攻击,但这表明朝鲜和美国还没有用尽全力去关心世界其他地方。然而,这一想法最终未能付诸实施。此外,国会不会同意在亚洲开辟第二个战场。

2.国防部的反战作用

国防部在“普韦布洛”危机和ec-121事件中发挥了积极的反战作用,这是总统放弃使用武力的一个重要因素。国防部长莱尔德坚持认为,美国在亚洲的外交和军事重点仍然是越南,他自己也在尽力“越南化”越南。关于击落ec-121,他认为要么使用战略核武器攻击朝鲜,要么什么也不做。很明显,对方无法从小冲突中吸取教训。事件爆发后,他甚至暂停了美国飞机在世界各地的侦察任务。莱尔德对针对朝鲜的军事报复的消极态度是实施军事措施的一个重要障碍。

普韦布洛

3.美国对朝鲜意图的未知判断

自1966年以来,朝鲜实施了更激进的外交政策,但没有引起美国的相应关注。我们可以从外交档案中看到,在“普韦布洛”危机和ec-121事件之前,美国判断“平壤无意入侵韩国或发动旨在挑衅韩国的蓄意活动”。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侧重于朝韩关系,而不是处理美朝关系。所以尼克松和他的内阁没有料到朝鲜会一个接一个攻击美国军队。对朝鲜意图缺乏了解导致美国政府在事件开始时花了大量时间分析朝鲜的动机。至于危机本身,美国显得被动和迷失方向,因此它提出了两个极端的选择——“要么不作出任何反应,要么核武器袭击朝鲜,导致其空中力量崩溃”。

4.美国全球利益观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是保持朝鲜半岛局势稳定,否则中国和苏联很难参与进来。此外,尼克松政府担心,针对朝鲜的军事报复将刺激韩国发起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还将引发该国的反战运动”

总而言之,越南战争在限制美国实力方面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是美国外交政策的转折点。也是越南战争让美国变得粗心大意。面对朝鲜的挑战,我们不可能积极应对,更别说贸然开辟第二战场了。其次,大多数美国总统都把战略重点放在欧洲。随着朝鲜战争的结束,东北亚的冷战格局基本固定,没有人能轻易占领整个朝鲜半岛。基于对朝鲜意图的不明确判断,新政府不会在欧共体-121事件面前贸然发动战争,也不会轻易改变东北亚的现状。

结论

对美国来说,20世纪60年代是一个持续动荡不安的时代。它面临苏联的威胁,被困在越南战争中。与此同时,它的盟友西欧和日本在经济领域与它激烈竞争。20世纪60年代末,全球局势变得更加紧张。美国没有在越南问题上妥协,而是远离了朝鲜。结果,朝鲜半岛达到了危机的高潮:ec-121被击落。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美国是被动的,对许多人来说,它对这一事件的处理似乎太牵强了。然而,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缓和并不一定意味着妥协。首先,尼克松在1967年《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s Quarterly)发表的文章《越南战争后的亚洲》中表示,除非受到核大国的威胁,否则美国将鼓励其亚洲盟友承担国内安全和军事防御的责任,而美国将避免卷入越南式的战争。为了不太卷入亚洲事务,尼克松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与朝鲜进行长期的拉锯战。同时,为了稳定国内局势和内部分歧,新政府也需要对紧急情况采取稳定的态度。

这一事件也让我们决策者反思。基辛格在回忆录中说,“另一方面,ec-121也是一件好事。这使我们严格收紧了办事程序。随后的危机得到了干净利落的处理...我们已经为此成立了一个华盛顿特别工作组。”

ec-121事件中表达的克制政策为尼克松政府未来的亚洲收缩战略奠定了基础,并为美军逐步从韩国撤军铺平了道路。因此,对朝鲜挑衅行为所表现出的态度,一方面反映了美国因越南战争而无能为力的困境,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美国决策者与时俱进的现实思维。50年后的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ec-121事件时,我们感受到冷战期间大国与大国之间以及来自两个阵营的大国与小国之间的摩擦和争端及其对世界的影响。虽然这一事件没有引起学术界的热烈讨论,但研究美国在1969年对朝鲜的反应仍然具有特殊意义。通过分析主要决策者的讨论内容,我们可以总结出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模式和美国处理类似危机的态度。此外,美国对东北亚的缓和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武力和冲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权衡利弊,不时改变是一种应对方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推进医药研究 是科学家的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