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回新闻>教育>星光 | 中科院院士王德滋:山石磊落自成岩

星光 | 中科院院士王德滋:山石磊落自成岩

作者:匿名 | 2019-11-03 10:01:34  | 阅读量:1858
来源:交汇点新闻客户端人物介绍王德滋, 1927年生于江苏泰兴,著名岩石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交汇点讯 中科院院士王德滋教授是我国著名岩石学家,和“石头”打了一辈子交道。年过八旬后,这样的科普工作王德

来源:联合新闻客户

王德子1927年出生于江苏泰兴。他是著名的石油学家和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任南京大学副校长、土地研究所所长和中国地质学会副主席。长期从事花岗岩、火山岩及其成矿关系的研究,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专著、教材和译文10余部,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82年全国自然科学二等奖、2003年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等奖项。

汇点——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德滋教授是我国著名的石油学家,一生都在研究“石头”。在第一次会见王院士时,他递给记者一本今年刚刚完成的科普书《中国观赏石》。打开时,有不同颜色和形状的岩石、矿物和化石,就像“三维绘画”。为外行人写这本书,他只想传达:“地质学很有趣。”王德子80多岁后,做了很多这样的科普工作。92岁的王院士头脑清晰,温和谦虚。经过70多年的生活科学研究和教育,他想把“坚定、坚韧、诚实和简单”四个字献给年轻人。不管是人还是学习,他都必须坚持,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

花岗岩已经研究了半个多世纪。里面有很多知识。

王德子把科普视为科学工作者的责任和义务。科学界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小教训”,在这个教训中,知识唾手可得,但他总是非常专心。他喜欢在南秀村社区给学生讲课时打比方。“地球就像一个大桃子。最里面的桃核可以被视为“地球的核心”。中间的厚浆相当于“地幔”。最外面的薄桃皮就像“外壳”。小学生们都很高兴。王德子仍然记得一个孩子举手问道:“在地质工作中使用锤子有什么意义?"王德子笑着说,地质学家可能一两次都不明白这一点. "地质学家有三项任务,一是开发资源,二是保护生态环境,三是研究地震预报和防灾减灾。“这三个方面与国民经济和民生密切相关,而人们对地球科学知识知之甚少。王德子从事科普工作,希望年轻人能更多地了解和探索地球。神秘的外壳中隐藏着无数的“珍宝”。王德子说,与地幔相比,地壳比“桃皮”薄得多。然而,在大陆地区,地壳的平均厚度约为35公里,而在海洋地区,地壳的平均厚度仅为7-8公里,海洋地壳不含花岗岩。如今,我们的开采深度不到1000米,这表明矿产勘探潜力巨大。”正如已故地球学家屠光炽曾经说过的,地质学家应该“去天堂,进入地球,出海”。王德子表示,现在南大的“地球科学部”更名为“地球和行星科学部”,将地球科学与空间科学联系起来。王德子的老师、国际著名钨专家徐克勤院士发现,当地农民用来压制泡菜坛子的石头被称为“矽卡岩”,其中可能含有白钨矿。经过论证和寻找,他在湖南发现了中国第一个白钨矿床。后来,根据他提供的法律,该国发现了更多白钨矿。中国已探明的钨总储量居世界首位!半个多世纪以来,王德子主要研究花岗岩。花岗岩作为大陆地壳的主要组成部分,与金属矿产资源密切相关。铜、铅、锌、金、银、钨、锡、铀、铌、钽和稀土等重要金属矿物都藏在花岗岩中。”例如,江西省最近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白钨矿床,它是一个与花岗岩有关的隐伏矿床。

一个好的教师教育观:教学互利,立于平台之上

王德子首先是个好老师。1953年秋,他第一次给主修“矿物地质学”的二年级学生讲授岩石学。当时,他只有26岁,是一名新手助教。王德子感到有点害怕,但他还是下定决心好好教书。“首先,我要认真备课,给人一杯水,我要准备一桶水;其次,我必须非常好地记住课堂笔记。我必须不写就完成讲座。我不能跟着剧本自由地说。第三,我们必须敢于面对我们的同学,而不是黑板。”王德子白天讲课,晚上辅导。学生们被他的专业精神所感动,写了一篇专题报道,刊登在南京大学校报上。题目是“深受学生喜爱的王德子助理”。回顾这一事件,王德子感到如释重负。对老师最大的肯定是站在讲台上坚定不移。经过几十年的教育,王德子有了自己的教育经验。“大学教育有三个重要原则。一是修身养性。二是尊重老师,热爱学生。第三是互相教好。”哈立德·庶人是第一个。王德子认为教育人首先是道德教育。学生应该明白,个人的命运和未来与国家的命运和未来密切相关。年轻人王德子(Wang Dezi)参加了著名的“52р”爱国学生运动和“4212”爱国学生运动。他于194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特别是,他负责编辑由“CUHK”地下党赞助的“南京学生联合会”。那时,他只是个学生。“我上大学时,我们班只有六名学生。在本科第二学期,学完岩石学课程后,老师让我们写一份读书报告,并自己设定题目。我的题目是《白云石的起源》。我蹲在图书馆里,翻了很多书和杂志,最后我把白云石分成两种类型。在课堂上,我报告了我的阅读报告,老师和学生坐在观众席上听。这种教学方法激发了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王德姿表示,小班教学应该尽可能在本科阶段实施。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发挥主导作用,同时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老师和学生应该互相交流,进行课堂讨论。学生不被动接受知识,而是积极参与教学过程。在美国,大学教师在课堂教学中非常重视课堂讨论,激发学生的思维,引导学生进行研究。这是值得学习的。

扎实的科学研究:登山必须达到顶峰

王德子科研生涯的开始离不开我国地质学的先驱丁文江。他来自泰兴黄桥。“1936年,丁文江在调查粤汉铁路沿线的煤矿,但不幸的是他死于煤气中毒。他只有49岁。那时我只有9岁,直到高中我才知道他的事迹。”王德子为家乡有这样一个名人而感到非常自豪。后来,他读了丁文江的学生谢贾蓉写的一本名为《地质学》的书。他被奇妙的地质现象和祖国壮丽的山川深深吸引。王德子申请国立中央大学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地质学。“爬山必须到达山顶,而且必须步行”。这句话也成了丁文江一生的座右铭。1956年,中共中央号召“走向科学”,王德滋利用周末做科学研究。每个星期天,他拿着水壶和干粮,乘最早的火车去工作地点,独自翻越群山,调查煌斑岩并收集标本。王德子的第一篇论文《江苏省会夏树煌斑岩研究》于1957年成功发表,利用了十多个星期天和实验室的工作,晚上扛着几十斤重的石头标本,乘坐当地最新的火车返回南京。全国科学大会于1978年3月召开,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今年,王德子从讲师晋升为教授。与此同时,他也开始担任学校领导,但他仍然“不能靠自己的肩膀休息”。1979年,王德子和教研室老师陈克荣在浙江莫干山进行了一次调查。莫干山的顶部全是流纹岩(一种与花岗岩成分相当的火山岩),莫干山的底部是大型花岗岩。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两个,用锤子从山脚下敲到了山上,一块露头。这样,在高达700多米高的莫干山顶部,人们发现花岗岩正在缓慢过渡到流纹岩,没有明确的边界。这一现象在王德滋的脑海中留下了一个问号。后来王德子在浙江富春江附近的火山盆地发现了类似的现象。所以他让他的第一个研究生周金成解剖火山盆地。周晋城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发现了一个规律:火山岩和花岗岩来自同一个岩浆系统,花岗岩是火山岩的‘根’,就像一棵大树,上面的枝叶是火山岩,下面的根是花岗岩他们在中国首次提出“次火山花岗岩”的概念,打破了花岗岩与火山岩无关的传统观念。

第九届国际花岗岩会议近日在南京大学举行。南大的徐锡生教授向王德子征求意见,提出花岗岩在地壳不同深度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花岗岩和火山岩与浅地壳有关,深地壳以玄武岩岩浆底侵为特征,导致花岗岩岩浆形成。"这是理念上的创新,一定会成功!"王德子说。汇点记者杨鹏和我们的记者李昕岳

彩票江苏快三